烽火名桥⑤ | 墨河铁路桥:新四军对日最后一战
2022-08-03 15:47:29

“风云恶,陆将沉。”85年前的7月7日,卢沟桥畔骤起的枪声,彻底惊醒了不愿做亡国奴的人们。从此,亿万中华儿女同仇敌忾、共赴国难,最终赢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卢沟桥事变,是全民族抗战的标志。而在江苏大地上,江河湖泊水网纵横的大小桥畔,也发生过许多可歌可泣的抗战故事。有些桥已经不见了,有些桥已旧貌换新颜。扬子晚报/紫牛新闻用镜头带您走访这些历经战火的桥梁,重温那段烽火硝烟的岁月。今日刊发的是《烽火名桥》第五期《墨河铁路桥——见证新四军对日最后一战》。——编者按

70多年前,它见证了新四军对日的最后一战?无论是谁,站在墨河铁路桥边,都或多或少有所怀疑。这座桥太小了,以至于即便经过也往往会忽略。然而,新沂市史志办四级研究员时云泽告诉记者,这已经是拓宽了的,“以前更窄”。

而一趟接着一趟跑过去的火车,用它“轰隆轰隆”的车轨撞击声和长长的鸣笛提醒记者,这是一条繁忙的铁路线,它是陇海铁路线的一部分,即便它再小。

墨河铁路桥在瓦窑火车站至新安镇火车站的中间位置。抗战时期,日军控制东陇海铁路后,一直安排一个班的兵力守护该桥。日军在铁路路基北侧构筑碉堡,配备小炮,机枪等。碉堡内日军平时经常用机枪向外围扫射,恐吓行人,气焰十分器张。“碉堡就在铁轨北面,现在已经没有了。”时云泽指着碉堡的位置告诉记者。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但盘据在新沂地区的日伪军残余,不仅拒不向人民军队缴械投降,还不断地侵扰解放区人民,继续与人民为敌。

为彻底肃清日伪军残余势力,1946年1月4日,粟裕率新四军华中野战军第八纵队及特务团等从高邮北上。不久前,粟裕亲自部署指挥,发动了高邮战役,用一周时间收复了高邮城。

1月9日,部队在新沂地区集结完毕。经中央军委批准,1月11日,在西起大许家、东至白塔埠一线发起了陇海路东段战役。而在这场战役中,墨河铁路桥战斗极为激烈。

1946年1月5日,华中军区政治部对陇海路东段战役的政治命令。(军科档案馆油印件)

   

时云泽介绍说,1946年1月11日,陶勇第八纵队的一个步兵连奉命收缴守护墨河铁路桥日军武器。该步兵连集结在墨河铁路桥南约一里的小马庄。连长请小马庄一位老乡给碉堡里的日军送信,敦促日军缴械投降。日军不但不缴械投降,而且态度蛮横。连长遂组织进攻。

当时,连长命令抢挖交通壕,步步推进。日军用机枪猛烈扫射,交通壕内外土石横飞。到12日拂晓,新安镇日军以炮火开路,出击增援,待援敌至墨河铁路桥旁边的狄湖庄时,碉堡里的日军乘机突围,官兵们奋起追歼,直到将敌人全数消灭。

在墨河铁路桥战斗中,我军也有25位官兵英勇献身。当时的宿北县政府当即为烈士购置了棺木,将烈士安葬在马港庄北面的空地上。至今,那里仍竖立着一座抗日英雄纪念碑。

墨河铁路桥战斗是陇海路东段战役的一个缩影。到1月13日24时,整个陇海路东段战役结束,日伪军残余2800余人被全歼。其中,炮车至阿湖一线战斗,共歼日伪军1600余人。

如今的炮车火车站

1946年1月23日,在炮车火车站,新四军华中野战军政治部联络部联络科上尉干事代表庄五洲、徐通荣和日本军六五师团七二旅团一三六大队第一中队中队长中原伍签署了《受降条约书》。炮车,据说是三国时曹操在此制作霹雳车,以攻吕布军队,故名。炮车火车站,离墨河铁路桥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如今它的行政区划已归属邳州市。如今的炮车火车站虽经过整修,但仍保留了大部分原来的样貌。而在进入车站前,还能看到一处防空洞,那也是抗战时期的产物。

《受降条约书》中文版本

这份《受降条约书》共分移交项目、移交办法、日军遣送、新四军接收和条约书法律效力等共8款12条。这是新四军遵守二战国际公约赋予的权力、履行自己的神圣义务,与受降日军签约书写的一份可称作“军事外交文件”的一段历史见证。

时云泽告诉记者,这是日军在中国签署的最后一份《受降条约书》,这份《受降条约书》的签订,宣告了中国军民取得了对日作战的完全胜利。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